欢迎来到 - 司马青衫网 ! ???
当前位置: 首页 > 抗战 > 抗战图片 >

天上跳下来的英雄:抗战中美联合解救日军集中营

时间:2018-09-04 06:40 点击:
天上跳下来的英雄:抗战中美联合解救日军集中营,抗日战争 集中营 老兵 侨民

编者按:王成汉(英文名 Eddie Wang),男,1925年2月1日出生,1943年成都树德中学毕业后就读四川大学物理系,1944年12月投笔从戎至国民革命军青年军203师,半个月后转入重庆干部训练团电信大队,1944年12月入军事委员会外事局译员训练班第二期,毕业后分配至美军战略服务办公室Office of Strategic Service(简称:O.S.S)特别情报组(SI组),亲历抗战胜利后营救潍县乐道院国际集中营外籍侨民的行动。今天正值抗战胜利七十三周年,我们跟随这位老兵的口述,走进73年那段尘封的往事。

天上跳下来的英雄:抗战中美联合解救日军集中营始末


投笔从戎? 报考译员

我的父亲王国藩是北洋政府时期的铁道学院毕业的,后来就职于汉口长江水力委员会任副总工程师,母亲是北京人。我是在汉口出生的,我有兄弟三人。一个同父异母的大哥王成秀,一个亲弟弟王成济,我是排行老二。大哥后来在国军的空军里服役,1949年后去了台湾,1994年去世,弟弟现在是第四军医大学的教授。在汉口住到三岁的时候,由于父亲忙于工作疏于对子女的照顾,我们兄弟三人被外婆接到北京。在我六岁的时候父亲去世,年仅46岁,我们兄弟三人是母亲和外婆一手拉扯长大的。在北京的时候我们住在报子胡同,我就读的小学就是在国立报子胡同小学,小学毕业后我在丰盛胡同的国立五三中学上初中。1935年我十一岁的时候,北平爆发一二九学生运动,当时北平城里秩序非常混乱,母亲和外婆害怕耽误了我们的学业,1937年1月份年就把我们全家从北京就搬到了成都,因为我有个舅舅当时在成都当市长。到成都后我考入成都树德中学,我是在树德中学完成初高中学业的。

七七卢沟桥事变后,树德中学的老师就经常在课堂上给我们宣传“保家卫国、勿忘国耻”“驱逐外辱、还我河山”等等抗战思想,还经常教我们唱抗战歌曲,《流亡三部曲》、《长城谣》、《游击队歌》、《黄河大合唱》等等。学校当时也接纳了很多从敌占区流亡过来的学生,我们和这些流亡同学一起创办了一个“战区同学会”的学生组织,经常在学校里和社会上搞一些抗战宣传鼓动的活动,从那时候起心里就有了对日本侵略者的一种仇恨。树德中学毕业以后被我保送到四川大学,因为个人兴趣的原因我选读了物理系。当时我们的理学院院长是郑愈,号:瞻韩(瞻仰韩愈的意思)。1943年国民政府发出“一寸河山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的号召,当时我才刚刚就读川大不久。1944年12月,日本人已经打到贵州的独山了,这个时候冯玉祥将军来到四川大学来讲演,他说:“日本已经侵略到这个程度了,我来动员你们投笔从戎、报效国家”!于是我就报名参军去了,那时候我大二才读了几个月。

王成汉在家中接受采访


王成汉在家中接受采访

当时我们学校有二十几个同学报名参军,来到了四川泸州加入了国民革命军的青年军203师。随同我们四川大学一起到泸州的还有金陵大学、华西大学、同济大学的几十位学生。到泸州后我被编入203师搜索连开始军训。但军训一开始我就很不感兴趣了,心想我是来打日本鬼子的,怎么天天就是出操呀?心里很不高兴。正好这个时候,重庆干部训练团电信大队在青年军中招聘培训无线电报务员,学期是2个月,学成后再返回泸州原部队。我心想总得学点本事吧,返不返回我先去了再说了!所以我在203师只呆了半个多月就转到重庆干部训练团去了。这个电信大队培训班主要是学习收发摩尔斯电码,要求是每分钟抄收六十个以上的摩尔斯电码就可以毕业了。当时给我们培训的教官是一位英国军官叫哈里斯,我只用一个月时间就已经达到毕业的标准了。正当我准备返回203师的时候,军事委员会外事局译员训练班开始招聘第二期为美军服务的翻译人员。这种机缘巧合我是不会错过的,于是我马上就报名参加了。这个译员训练班在重庆,我们仅仅学习25天后就毕业了,给我授了一个中尉的官阶,一个月可以领到一千一百元法币的工资。

毕业后我们这期学员都被派到昆明,在昆明等待下一步的分配。当时的美国战略服务办公室(Office of Strategic Service 简称O.S.S)的总部就设在昆明,他们也正好在挑选译员,从我们这批学员中一共选了三个人,我是其中一个,选中我是因为我接受过无线电收发报的培训。这个战略情报服务办公室当时有四个行动组;一个是特别行动组,叫SO(special operation);一个叫SI(special intelligence)特别情报组;第三个叫MO(media operation)宣传鼓动组;第四个组叫S&T(schools&training)教育培训组。当时就把我分配到特别行动组SO,我们这个组有七个人。分配后我们就一直在昆明等待任务,没事的时候我经常到营地里的小卖部去逛,我可以拿我法币换成美金,买香烟等日用品。那时候美国骆驼牌香烟六美金一条,牙膏是一美金一管,很便宜。我一千一百元的法币可以换几十块美金呢。大约一周多的时间后任务下来了,派我们到湖南的芷江。当时O.S.S在芷江有一个前期指挥所,从这再分配到华南一带执行任务。我们组主要任务是什么呢?是准备把我们要分配到湖南衡山,联系当地的抗日游击队,准备在后方打击日军。可我们到了衡山后,还没有真正接受任务,马上又把我们调回来了,因为日本已经占领衡山了,当地的游击队已经联系不上了,我们只好经芷江返回昆明。

左一:情报员摩尔,左二:日语翻译纳卡奇,左三:队长司泰格,左四:军医汉斯拉克


左一:情报员摩尔,左二:日语翻译纳卡奇,左三:队长司泰格,左四:军医汉斯拉克

在昆明附近的开远,组里安排我开始军事学习和训练,因为我基本没有什么军事基础和战斗经验。学习内容就是武器使用及跳伞。武器学习主要是学怎样使用轻武器,步枪、机枪、卡宾枪、手榴弹一类的,还有使用TNT炸药,因为要到敌后去会有爆破的任务。另外也学一些重武器,火箭筒(巴祖卡)、战防枪等。然后专门有一个美国上尉来培训我学跳伞,因为组里的别人都跳过伞的,就是我还不会。跳伞是怎么学的呢?让我先坐在一个伞上,他就教我利用伞绳控制降落伞怎么往前进,怎么后退,怎么样左右换向,落地后怎么样一拍伞就飞了,人就可以解脱了,等等这些注意事项。另外,还有一个比较像真实跳伞的训练。有两个架子一边高一边低,架子中间架了两根钢丝绳,两个钢丝绳上边有两个环,把你吊到上边,然后美国教官让我从高的一端冲滑下去,就象飞机上跳下来的感觉了。教官叫我到了某个位置的时候就放手,人就“啪”的一下掉来了。这些都学完了以后美国教官发给我了一把左轮手枪,五十发子弹,我就算合格毕业了。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